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教育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教育

西安翻译学院举办者“继承”风波

时间:2020-10-5 15:03:16  作者:新闻资讯  来源:慧聪教育网  查看:36  评论:0
西安翻译学院举办者“继承”风波

    @图片来源于《财经》西部中心

    秦岭南麓的翠华山下,占地约2200亩的西安翻译学院(下称西译),被誉为陕西颜值最高的民办大学。因为远离市区,周边景色秀丽,整个校区都置身于山水之间。

    历时33年,西译创始人(举办者)丁祖诒,从租赁两间民房起家,发展成为拥有数万师生的民办高校。经过几十年滚动投入,西译现有固定资产规模约18亿元,其中丁祖诒个人投入2020万元。

    所谓民办学校的“举办者”,是指以出资、筹资等方式,发起、倡议并具体负责创办民办学校的社会组织或者公民个人。因此,举办者不仅是民办学校的出资人,亦是民办学校的掌舵者。在民办学校的法律主体中,举办者处于核心地位。

    2012年3月12日,丁祖诒因病突然离世,西译的举办者出现空缺。彼时,丁祖诒有三个女儿,大女儿丁晶,二女儿丁涛和小女儿丁梦,都享有父亲遗产的继承权。

    因丁祖诒去世时,未留下任何遗嘱,长女丁晶接任了董事长,继而成为西译新的举办者。但在7年之后,随着一份假公证书的出现,揭开了当年举办者变更内幕。

    2019年9月23日,西译主动向警方报案,要求彻查假公证书制造者。随后,西安警方正式刑事立案,经司法机构鉴定公证书系伪造,目前案件仍在侦查阶段。

    民办学校经过几十年发展,截至2019年,全国共有各级各类民办学校19.15万所。受新老更替等诸多因素影响,民办学校“举办者继承”问题凸显,加之民办学校资产监管落实难,导致争议不断。

    西译的往事

    上个世纪80年代,已到不惑之年的丁祖诒,辞去了西安石油学院外语教研室主任的职位。靠着积攒的500元,租来了两间办公室,从此走上了一条充满荆棘的办学之路。

    1939年,丁祖诒出生在江苏省兴化县。1957年的夏天,丁祖诒参加了高考,尽管每门成绩在90分以上,但因“政审不合格”,未能跨入大学校门。

    1958年冬天,19岁的丁祖诒远赴陕西,进入西安电瓷研究所工作。用3年时间。丁祖诒自学了4门外语,发表了几十万字的翻译文章,并读完了6年制本科。

    文革期间,丁祖诒被被关进牛棚,下放当了8年工人。直到44岁,丁祖诒才应聘到西安石油学院,站在了大学的讲台上。

    彼时,为了解决高考录取率低的问题,政府允许私人兴办高等教育学校。1987年,教育部正式颁布了《关于社会力量办学的若干暂行规定》,标志着中国民办教育制度建设的开始。

西安翻译学院举办者“继承”风波

    @图片来源于《财经》西部中心

    按照当时的政策,民办学校的招生问题必须自行解决。为此,丁祖诒不得不骑着自行车,在西安的大街小巷贴招生广告,或远赴陕南、陕北进行招生。

    经过几年努力,丁祖诒拼凑了630万元,收购了位于翠华山下的国营西安第一钟表机械厂,1992年西译正式在秦岭北麓扎了根。最初的教室和学生宿舍,都是由旧厂房改造而成,条件十分艰苦。

    此后,西译新生数量逐年增加,靠收取的学费逐步改善学校设施。到了2008年,西译已经跃居“全国十大最佳民办高校”之首,丁祖诒也被称为“创造奇迹的人”。

    在陕西教育界,丁祖诒属于旗帜性人物,可谓桃李满天下。现如今,陕西民办高校诸多掌舵者,都曾是丁祖诒的旧部,一起见证了西译曾经的辉煌。

    丁祖诒离世

    2012年3月12日,丁祖诒突然因病离世。在其近30年的办学生涯中,他把所有的个人积蓄全部投入到学校,并且以校为家,以致他身故后名下只有南京老家的一套房产。经审计,丁祖诒个人累计向西译投入资金2020万元。

    在家中长辈的提议下,南京的房子卖了500万元,姐妹三人均分了这笔房款。

    丁祖诒去世后的2012年3月19日,西译召开董事会,丁晶当选为新的董事长。此时二女儿丁涛在澳大利亚身患癌症昏迷不醒,小女儿丁梦也未在西译任职。

    丁涛家属和丁梦事后想起来,父亲去世之后,丁晶才当选的西译董事长,他们因此推测,丁晶并不是父亲生前指定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资料显示,2012年3月,西译向陕西省教育厅提交了《关于西译变更举办者的请示》,并附有西译董事会关于同意变更学院举办者的决议、验资报告、财务清算报告书、(2012)西雁证民字1765号公证书、丁晶关于不要求取得合理回报的声明等材料。

    公证书显示,“现丁晶表示要求继承丁祖诒上述遗产,丁涛、丁梦均自愿放弃上述遗产,兹证明被继承人丁祖诒遗产由其女儿丁晶一人继承……”。

    此后,陕西省教育厅按程序上报教育部,后续补充了丁祖诒创办人证明资料。2013年4月,经过教育部批准,西译举办者由丁祖诒变更为丁晶。

西安翻译学院举办者“继承”风波

    @图片来源于《财经》西部中心

    公开资料显示,1969年出生的丁晶,系中国农工党党员,曾任西安翻译学院副院长。2013年,西译的举办者也变更为丁晶,至此丁晶彻底掌管了西译,丁梦此时已在西译任职,但对此事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据《人民网》报道,丁晶在2013年前就已获得了加拿大永居权(枫叶卡),而丁晶却在拥有加拿大永居权的情况下,2013年当选为政协第十一届陕西省委员会委员,同时在2016年3月作为教育界的代表被授予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称号。

    “父亲多年苦心经营的事业逐渐萎缩,作为子女,我十分痛心。西译已不是我们一家人的事业,现在是公益性学校,而丁晶长期居住在加拿大,并且购置了过千万元的豪宅,以及豪车,心思根本不在办学上”。丁梦表示。

    一位不愿具名的西译前高管告诉记者,丁晶彻底掌管西译后,安排亲属和员工成立了数十家公司,承接了西译大部分业务。眼看西译要被掏空,一些元老级高管提出了意见,丁晶便开始清理反对者,包括她的妹妹丁梦。

    2018年12月13日,西译董事会作出了《关于丁梦同志职务任免的决定》,免去丁梦西译副校长的职务。此后,丁梦开始全面反击,这场围绕着西译控制权的内斗才逐渐被外界所知晓。

    丁祖诒去世七年之后,2019年7月,随着一份假公证书的出现,令事情变得愈加复杂。事实上,正是凭借这份伪造的公证书,丁晶成为了丁祖诒唯一继承人,最终取得了举办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未曾想,西译主动向警方报案,要求彻查假公证书制造者。至此,一场民办学校的内部纷争转变为一起刑事案件,并直接牵涉西译近3万师生的切身利益。

    假的公证书

    民办学校的举办者,不仅在学校设立阶段负有筹措办学资金、提供办学条件、建立学校的组织机构及章程等一系列职责。而且在学校成立后,可以通过学校的理事会、董事会影响学校的重大事务,并对学校经费来源的稳定负有重要责任。

    鉴于举办者的重要性,相关法规对于举办者的变更,亦有较为明确的规定。依据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第五十四条规定,民办学校举办者的变更,须由举办者提出,在进行财务清算后,经学校理事会或者董事会同意,报教育行政部门核准。

    然而,2012年丁祖诒去世时,未留下任何遗产遗嘱,亦未指定新的举办者。意味着,丁祖诒的三个女儿都有机会成为新的举办者。但是由于假公证书的出现,等于剥夺了丁涛家属和丁梦的权利。

西安翻译学院举办者“继承”风波

    @图片来源于《财经》西部中心

    依据2003年实施的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规定,民办学校举办者出资所形成的财产权益可以继承,而举办者属于行政许可内容,不能直接继承。但是,变更新的举办者须由举办者提出的规定,意味着举办者有指定继任者的权力,也可理解为特定的继承权。

    丁祖诒去世后不久,二女儿丁涛也在澳大利亚去世,根据丁涛的遗嘱,她的丈夫权勇和他们的独生子权丁文成了她的遗产继承人。因此,权勇父子和丁晶及丁梦一样,均有权继承丁祖诒的遗产。

    但是,在丁梦和丁涛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,有人伪造了一份编号为“(2012)西雁证民字1765号”公证书,出具单位是西安市雁塔区公证处,落款时间为2012年7月18日。

    这份公证书显示,“现丁晶表示要求继承丁祖诒上述遗产,丁涛、丁梦均自愿放弃上述遗产,兹证明被继承人丁祖诒遗产由其女儿丁晶一人继承……”。

    权勇和丁梦认为,伪造这份假公证书的真正目的,就是为了让丁晶成为西译的唯一举办者。

    出于对丁晶掌控西译的不满,2019年10月8日,丁梦向陕西省教育厅申请西译举办者变更资料公开。陕西省教育厅回复称,申请的信息公开内容中部分内容涉及刑事案件,经书面征求警方意见,西安警方表示刑事相关信息依法不应当公开,故相关信息不予以查阅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丁梦在向陕西省教育厅申请之前的两周,西译校方向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太乙宫派出所报案称,2012年期间,学校在办理相关手续时向省教育主管部门提供的材料中,文号为(2012)西雁证民字1765号公证书涉嫌伪造,请求查处。

    长安分局已经立案,并展开侦查。据记者了解,司法鉴定证实西译向陕西省教育厅提交的(2012)西雁证民字1765号公证书确系伪造。

    依据《刑法》第二百八十条规定,伪造,变造国家机关的公文,证件,印章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拘役,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,并处罚金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    谁的学校?

    素有“民办教育硅谷”之称的陕西,西译丁氏家族的内斗风波,只是民办院校问题的冰山一角。经过民办院校“黄金十年”之后,亦有不少民办学校发展壮大,最早的一批举办者已经老去,因此,关于“举办者继承”的问题便凸显出来。

    从2019年1月23日起,西安思源学院董事长周延波,遭到前妻数次实名举报,直指周延波故意隐瞒取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,盗卖几所民办大学资产、并偷漏数亿元税款的违法行为。

    同年3月19日,陕西省委教育工委发布通报称,因故意隐瞒个人重大情况,周延波已被责令辞去十二届省政协委员。但是,关于周延波涉及掏空民办学校的问题,官方至今未有回应。

    权威人士告诉记者,对于民办学校的资产管理,有着较为明确的监管规定。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,民办学校资金和财务监管却很难到位,举办者擅自谋取私利、偷税漏税的现象较为严重。

西安翻译学院举办者“继承”风波

    2019年12月20日,人民网以《西安翻译学院继承之痛,谁之过?》为题,报道了西译在举办人变更过程中,存在伪造公证书的问题。同日,西译官网发布声明称,学校是社会公益性事业,资产不属于举办者个人及其家族所有,原举办者投入的办学资金属于学校法人财产,不存在继承问题。现任举办者丁晶,是学校创始人丁祖诒先生生前确定并通过董事会选举合法产生。

    从西译官方申明可见,特别强调丁晶是丁祖诒先生生前确定,并通过董事会选举合法产生的继任者。反之,如果丁晶不是祖诒先生生前所确定,那么,丁家另外两个女儿也有资格成为继任者。

    事实上,民办学校举办者继承纠纷,西译并非是个案。多个法院判例认为,民办学校举办者对民办学校的出资份额不能继承,但因该出资所形成的财产权益,可以依据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和《继承法》的规定依法继承。

    那么,被继承人对民办学校享有哪些财产权益,要根据民办学校的历史和现实状况综合分析。然而,在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2016年修订前,法律法规并不完善,对于财产权益的继承并不清晰。

    按照法律规定,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举办者不得取得办学收益,学校的办学结余全部用于办学。但在实际管理过程中涉及重大财产利益,有些民办高校举办者,可以通过学校基建、采购、后勤事务,套取资金从中实现牟利。

    丁涛家属和丁梦认为,自丁晶彻底掌管西译后,每年仅基建投入就数千万元。而这些基建工程都由丁晶来决定,他们怀疑,这些工程被交给丁晶的亲属及关联公司施工,以此达到从学校套现的目的。

    陕西教育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待司法机关将此案彻底侦查完毕,确定了是谁伪造的公证书,才能启动行政追查程序。

    西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件事在去年年底确实引起了一些对丁晶董事长本人和学校的误解,学校当时已经发布声明做出了澄清。不过,丁晶董事长本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


标签:西安 翻译 学院 举办 继承 
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《九洲资讯网》网站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  
九洲资讯网版权所有